抱歉,目前您的国家/地区暂时不支持天气服务,请精神或肉体移民到中国大陆,谢谢配合
5点19分 2021年06月16日登陆 注册 密码找回

小心医院门口的“好心人”

由 破孩长大了 2017年 1月 9日 发布于: 浏览: 2,655 次

  “特效药”:2000元的口香糖

  56岁的张老汉来自安徽阜阳市临泉县农村,2005年12月的一天,他生平第一次来到省城合肥。半年多以前张老汉开始出现胸闷和咳嗽症状,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是再拖一阵,实在不行再到医院去。后来禁不住家人劝告,张老汉借了2000元来到省城找“大医院”检查一下。刚到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大门,就意外地遇到同来医院看病的一个“好心人”。

  这位“好心人”得知张老汉病情后告诉他,(骗术研究网 www.163164.com )自己一年前得的病和老张现在的症状一样,在这个大医院看了好久,花了一万多元都没看好,后来经朋友介绍去看了个老中医,吃了一副中药就看好了。

  本来就为医药费发愁的张老汉想都没想就跟着“好心人”去找老中医。在一个偏僻的小诊所,张老汉见到了一位留着长胡子的“老中医”,简单询问了病情后“老中医”拿出“祖传秘方”,一袋用烟纸包着的中药,说保证治好他的病,效果可当场实验。张老汉小心地尝了一下,感觉喉咙凉凉的,“效果”明显,于是用身上仅有的2000元买了那药。拿着药回来后,张老汉越想越不对劲,就把药拿到医院的检验科去化验,结果发现所谓的“祖传秘方”竟是口香糖。

  张老汉的遭遇只是安徽各大医院每天上演的“医托”骗局中的一例。安医大附属医院办公室主任刘晔来说,自从3年前来到这个医院工作,他已经记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例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医院有一个本子专门记载患者被“医托”所骗的纪录,现在已经差不多记满了。刘晔来说,实际上受骗的患者人数更多,因为好多人被骗后不会到医院来说,也就不会出现在医院的记录本上。

  管理难:“医托”屡禁不绝

  据了解,针对患者看病心切的心理,“医托”常打着“疗效快、费用低”的旗号行骗,且骗术多端。一是职业“医托”的口头低价保证。合肥市退休的老王,因骨折需要动手术。在术前检查时碰到了一中年妇女,一阵寒暄后,便和老王的老伴“熟”了起来。该妇女听到老王的手术费用将近2000元时,便“惊讶”地称:“她丈夫不久前在某医院做的同样的手术,花了不到500元。”于是,老王借故出了院,来到那妇女所称的那家坐落在郊区的医院,交完500元手术费后,一连串的术后护理治疗费用便接踵而来,出院时一算,前后花了将近5000元。

  二是患者被诱骗充当“医托”。 合肥市某医院的小儿神经康复中心曾发生过一件怪事:,护士长发现有10多个患者毫无理由地集体出院。没过几天,那批出院的患者又集体回来了。经了解发现,原来是其中一名患者捣的鬼。这名患者在该中心治疗了10多天后,因为家属得到另一家治疗中心免费治疗和高额提成的承诺,便当起了医托。受骗的患者告诉记者:“医托”以那边针灸治疗疗效快、省钱等理由说服他们过去。可过去一看,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记者在合肥市几家规模较大的医院采访发现,(骗术研究网 www.163164.com )几乎每家医院附近都活跃着“医托”的身影。安医大附属医院保卫科负责人说,“医托”多以进城看病的农民为目标,抓住他们想省钱,治病心切的心理,实施骗术。

  据了解,在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常年活跃着20多个“医托”,一部分在门诊部,一部分在住院部。“我们拿他们实在是没什么好办法。”医院保卫科的黄科长一提起“医托”治理就头疼。他说,由于法制不健全,目前惩治医托缺乏力度,所以即使抓住医托,多数情况下也只能教育、规劝,缺乏震慑力,这就造成很多“医托”有恃无恐,屡禁不绝。

  抓症结:医疗资源配置亟待调整

  对于“医托”猖獗的问题,安徽省卫生厅卫生监督处处长吴革非告诉记者,卫生部门一直都在打击“医托”,早在1998年12月卫生部、公安部就联合颁发了《关于清理整顿非法医疗机构严厉打击“医托”违法活动的通知》,明确指出“医托”是违法的。但是根据规定,对查获的充当“医托”行骗的违法人员,仅由公安机关处以15日以下拘留,200元以下罚款。而实际上由于取证困难加上处理轻微,这一处罚规定很难起到好的效果。“医托”往往受暴利驱动一再就范。

  吴革非认为,法律法规不完善,仅仅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最为根本的一点就是目前医疗资源配置的不平衡。好的资源都是集中在大城市里的大医院,这必然造成了一些地方的民众得了病之后要到医疗资源集中的地方去治疗,这就给“医托”的表演提供了舞台。如果这个现状不改变,要想从根本上解决“医托”问题是不可能的。“大医院人满为患,小医院门可罗麻雀,这是极不正常的。农村乡镇卫生院和城市社区医院现在举步维艰,如果能把这些基层的卫生资源好好利用起来,‘医托’赖以生存的空间就没有了。”吴革非说。

  他认为,要解决当前“医托”猖獗的问题,亟待做好三个方面的工作:一是针对目前打击“医托”不力的情况,抓紧制定完善的、有针对性的法律法规,加大对“医托”的惩戒力度;二是卫生部门要积极行动起来,加大执法监督力度。保持对“医托”打击的持续高压态势。第三,“最跟本的问题还是要加大对农村医疗的投入,尽快解决农村医疗资源稀缺的问题,这样才能从根本上铲除‘医托’赖以生存的土壤。”

猜你喜欢

分享给QQ好友或群转发到QQ空间转发到微信朋友圈转发到新浪微博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